情感经历 浪漫分享网

北大博士夫妇黑色新婚:雷击致死谁担责

发布于:2020-06-11 00:00   

许玲玲是年仅27岁的北大女博士,丈夫褚敬伦是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年轻公务员,他们在长城上相遇、相恋,新婚之际,他们决定以攀登长城的特殊方式来见证这段传奇浪漫的爱情。孰料,二人双双在长城上遭雷击毙命!

北大博士夫妇黑色新婚:雷击致死谁担责

  (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

  许玲玲是年仅27岁的北大女博士,丈夫褚敬伦是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年轻公务员,他们在长城上相遇、相恋,新婚之际,他们决定以攀登长城的特殊方式来见证这段传奇浪漫的爱情。孰料,二人双双在长城上遭雷击毙命!

  死者的双亲忍着悲痛,将长城管理方和出售门票的生态观光园告上法庭,要求赔偿60万元。可是,他们在丧子之后,又接连遭受了败诉之痛……

  谁该为这次意外买单?是什么把这对高知夫妇推向了幸福的顶端,却又狠狠地摔下生命的悬崖?这一切又带给我们怎样的启示?

许玲玲是年仅27岁的北大女博士,丈夫褚敬伦是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年轻公务员,他们在长城上相遇、相恋,新婚之际,他们决定以攀登长城的特殊方式来见证这段传奇浪漫的爱情。孰料,二人双双在长城上遭雷击毙命!

北大博士夫妇黑色新婚:雷击致死谁担责

  爱上风一样的女孩,

  未名湖畔的玫瑰绽放

  2007年9月的一天,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博士生许玲玲跟一群驴友攀爬北京八达岭长城,许玲玲一口气爬到高处,拿着相机俯瞰拍照,一心只顾着拍照的她一不小心撞到了身后的游客。“对不起——”对方却先道歉,许玲玲一抬头,乐了:“褚敬伦!”跟她相撞的男子一愣,定睛看了看她:“玲玲?”许玲玲兴奋地点点头,两个人相视而笑……

  时年25岁的许玲玲出生于河南省许昌市鄢陵县陶城乡,父母都是农民。褚敬伦是许玲玲的高中同学,许玲玲是班长,不仅人长得漂亮,学习成绩也名列前茅,每次大小的考试许玲玲总是第一个交卷,处理起班级事务来也是麻利迅捷,褚敬伦觉得她就像一阵风,总让人赶不上她的脚步。高中毕业后许玲玲考上了北大,褚敬伦则考上了西安的一所大学。

许玲玲是年仅27岁的北大女博士,丈夫褚敬伦是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年轻公务员,他们在长城上相遇、相恋,新婚之际,他们决定以攀登长城的特殊方式来见证这段传奇浪漫的爱情。孰料,二人双双在长城上遭雷击毙命!

北大博士夫妇黑色新婚:雷击致死谁担责

  每次同学聚会,他总能得知她的消息——这个风一样的女孩,北大毕业后迅速地考了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一路绿灯。为了离许玲玲近一些,2007年,褚敬伦考上了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公务员,终于也来到了北京。这天褚敬伦跟新同事到长城游玩,没想到遇到了许玲玲。多年不见,两个人说起往事都兴奋不已。临别时候,互相留了电话号码。

  10月1日国庆节那天,许玲玲接到褚敬伦的电话:“没考上北大,却想看看未名湖,你能当个向导吗?”许玲玲轻快地答应了。这之后,褚敬伦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来北大转转,夕阳下的未名湖上,波光潋滟,博雅塔的影子倒影在湖水里,许玲玲的影子倒影在褚敬伦的心里,这天,他终于鼓起勇气向心爱的女孩表白。两颗心热烈地相恋了……

许玲玲是年仅27岁的北大女博士,丈夫褚敬伦是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年轻公务员,他们在长城上相遇、相恋,新婚之际,他们决定以攀登长城的特殊方式来见证这段传奇浪漫的爱情。孰料,二人双双在长城上遭雷击毙命!

北大博士夫妇黑色新婚:雷击致死谁担责

  许玲玲喜欢户外运动,常常和驴友们郊游、露营,褚敬伦也成为其中的一员。京郊,漫天的星光,许玲玲告诉男友,北大的博士要求读4年,顺利的话她将在2010年毕业去美国留学,然后回国到北大执教。褚敬伦说:“我会在未名湖畔等你,一直到天荒地老。”2008年底,许玲玲和褚敬伦在父母的同意下领了结婚证,两人商量着,等褚敬伦来年能够休假的时候,两人就一起回老家许昌补办一场正式的婚礼。

  甜蜜的日子静悄悄地流淌。

北大博士夫妇黑色新婚:雷击致死谁担责

  2009年6月,许玲玲和褚敬伦订了17日的火车票,约好回老家举办婚礼。临行前几天,许玲玲想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来纪念他们的新婚,褚敬伦提议爬长城。可是,一般的长城他们都去过。“我们就去箭扣长城,让这段最古老的长城见证我们的爱情。”许玲玲兴奋地说。褚敬伦也多次听驴友们提到过箭扣长城,箭扣长城是北京最险峻雄奇的一段长城,绵延20多公里,没有任何人工修饰,惊、险、奇、特、绝,攀爬上去可以充分领略到原汁原味的古老的长城景观。

  褚敬伦犹豫了一下,但是又不忍扫妻子的兴。他上网查询到,箭扣长城虽然地势凶险,但每天还是有不少爱好者攀援,为了安全起见,他又邀约了本单位的三个同事一起同行。

许玲玲是年仅27岁的北大女博士,丈夫褚敬伦是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年轻公务员,他们在长城上相遇、相恋,新婚之际,他们决定以攀登长城的特殊方式来见证这段传奇浪漫的爱情。孰料,二人双双在长城上遭雷击毙命!

北大博士夫妇黑色新婚:雷击致死谁担责

  让长城见证我们的爱情,

  谁料浪漫变悲歌

  为了这次出游,许玲玲专门查了地图和天气预报,觉得周六是个好天气。6月13日一大早,五人一行坐了两个多小时的汽车才赶到长城脚下。阳光明媚,沿路两边是翠绿的柳树,柳枝儿随风轻轻摇摆,一行人的心情也和柳枝儿一样轻快、雀跃。

  处在长城外围的是一个叫西栅子生态观光园的地方,如果要观赏或攀爬长城,这个观光园基本上是必经之路,门票每人20元。买完门票,上午10点左右,一行人开始向长城进发。

许玲玲是年仅27岁的北大女博士,丈夫褚敬伦是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年轻公务员,他们在长城上相遇、相恋,新婚之际,他们决定以攀登长城的特殊方式来见证这段传奇浪漫的爱情。孰料,二人双双在长城上遭雷击毙命!

北大博士夫妇黑色新婚:雷击致死谁担责

  “看,就在前面!”许玲玲指着前面那段城墙说。箭扣长城地段地形极为复杂,上山本没有路,是村民和一些野外登山爱好者走出来的。城墙越过几个山头连绵到远方,就像巨龙盘错在山间,蓄势待发般腾跃天空。当许玲玲站到了城墙上,顿然心情开朗。“老公,我爱你——”许玲玲对着延绵不绝的长城喊道,“我们永远在一起——”碧蓝的天空,悠悠的云朵,长城的灵魂和这绿色的山梁糅合在一起,许玲玲陶醉了……

  一行人边走边拿出相机拍照,不断感叹大自然的壮美。孰料,正当他们爬得兴起时,天空却突然变了脸。中午12时刚过,天空乌云堆积,狂风大作,眼看着一场大雨就要来袭,几个游客赶紧躲进200米外的烽火台内避雨。不一会儿,天空响雷不断,一道道闪电在长城周围闪过,瓢泼大雨倾泻了下来。

许玲玲是年仅27岁的北大女博士,丈夫褚敬伦是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年轻公务员,他们在长城上相遇、相恋,新婚之际,他们决定以攀登长城的特殊方式来见证这段传奇浪漫的爱情。孰料,二人双双在长城上遭雷击毙命!

北大博士夫妇黑色新婚:雷击致死谁担责

  “这鬼天气!”许玲玲扫兴不已,嘟哝道,“怎么办啊,老公,难道我们的爱情见证就此作罢?”褚敬伦苦笑着看看老天,仔细看了下周围的地形。

  此时,他们五人正处在长城的半山腰上,山顶还有最有名的一个景点“鹰飞倒仰”。几个人一商量,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与其后退,不如爬过最后一个景点,到了山顶去躲雨。

  一行五人顶着瓢泼大雨向“鹰飞倒仰”开进。

许玲玲是年仅27岁的北大女博士,丈夫褚敬伦是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年轻公务员,他们在长城上相遇、相恋,新婚之际,他们决定以攀登长城的特殊方式来见证这段传奇浪漫的爱情。孰料,二人双双在长城上遭雷击毙命!

北大博士夫妇黑色新婚:雷击致死谁担责

  鹰飞倒仰,顾名思义,该景点形同展开翅膀的老鹰,而最险处是位于鹰嘴部位的地方。该处呈90度的断崖,当地人称为“擦边走”,因为可行走的位置只有1米多宽,每次仅能一人通过。这是离山顶最近的一个景点,也是整个攀爬过程中最险要的一个地方。

  褚敬伦让三个同事走在前面,自己则和妻子跟在后面,褚敬伦离许玲玲不足三米远。

  雨越下越大,褚敬伦不断提醒许玲玲要小心。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天空滚过三声巨雷,随着最后一声巨雷,闪电在崖壁上炸出一道红光。许玲玲“啊”的一声,“玲玲!”褚敬伦来不及多想,一个箭步抓住了妻子,孰料紧接着褚敬伦也发出一声闷哼,两个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反弹回来,坠落30米的断崖……

  大地在颤抖。

许玲玲是年仅27岁的北大女博士,丈夫褚敬伦是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年轻公务员,他们在长城上相遇、相恋,新婚之际,他们决定以攀登长城的特殊方式来见证这段传奇浪漫的爱情。孰料,二人双双在长城上遭雷击毙命!

北大博士夫妇黑色新婚:雷击致死谁担责

  走在前面的三人中,其中一人被雷震到了腿部,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其他两个人被这一幕吓傻了。距离他们大约两百米外的游客刘先生和朋友也看到了这一幕,但都不敢上前。

  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样过了20多分钟后,雨渐渐的小了些,刘先生和游客们这才敢跑过去施救,同时拨打了急救电话。其中几名游客跑到山下查看许玲玲和褚敬伦的下落,只见褚敬伦的面部已经血肉模糊,浑身是多处骨折、皮开肉绽,而许玲玲额头中心被劈开一个小方块形状的窟窿,深及头骨,二人尚有呼吸。其中一名游客是医生,立即对他们进行了人工呼吸抢救。另外几名游客立即下山通知人急救。

许玲玲是年仅27岁的北大女博士,丈夫褚敬伦是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年轻公务员,他们在长城上相遇、相恋,新婚之际,他们决定以攀登长城的特殊方式来见证这段传奇浪漫的爱情。孰料,二人双双在长城上遭雷击毙命!

北大博士夫妇黑色新婚:雷击致死谁担责

  接到游客被雷击的消息后,山下西栅子村村主任立即挑选了20多名熟悉地形的男村民,手持绳索等器具,带着急救和消防人员上山救援。怀柔区领导也立刻带领公安、应急、消防、卫生等部门的人员到达现场进行救援工作。然而,由于刚下过雨,地上湿滑而且山坡陡峭,从山下爬到事发地花费了两个小时。当众人赶到时,许玲玲和褚敬伦已经停止了呼吸。

  褚敬伦的三名同事惊魂未定,在村民的搀扶下下山,其中一位腿部因雷震受伤。直到晚上七点多,村民们才费力地将许玲玲和褚敬伦的遗体抬下山,之后纷纷在自家门前燃起柴火祭奠。许玲玲不幸身亡的消息也由怀柔区政府迅速报告给了她就读的北京大学,随后又电话通知了许玲玲和褚敬伦远在河南许昌的家人。

许玲玲是年仅27岁的北大女博士,丈夫褚敬伦是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年轻公务员,他们在长城上相遇、相恋,新婚之际,他们决定以攀登长城的特殊方式来见证这段传奇浪漫的爱情。孰料,二人双双在长城上遭雷击毙命!

北大博士夫妇黑色新婚:雷击致死谁担责

  从事长城保护的专家甄志涵表示,所谓野长城,指的就是未经重修与开发的长城。《北京市长城保护管理办法》明文禁止攀登未经批准为参观游览场所的长城。但部分攀爬者认为,险峻挺拔、断壁残垣的野长城原汁原味,独具魅力。而许玲玲的事发正是如此。另外,许玲玲夫妇当时之所以遭受雷击,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他们刚好处于位置最险要、最突出的地段,而雷雨天气没有关闭手机可能是遭致雷击的直接原因。

  户外休闲运动的兴起,使人们纵情于山水之间。但户外运动的“挑战、征服自然”,不应做无谓的冒险,且要有基本的避险常识。当雷声轰鸣,危险在即,如果许玲玲和褚敬伦一行选择在安全地方躲避后下山,或者许玲玲出事后,褚敬伦能冷静处理,或许他们还可以活着回来,继续他们的幸福生活。

  (褚敬伦、许玲玲及其亲人系化名)

  编辑/王颖 作者:小黑 等

  选自:知音上半月2011年第19期


定制流程 浪漫网